首页 > 新闻中心 > 3400亿锂电新局,外来龙头抢滩“亚洲锂都”与“地头蛇”争锋,谁将胜出?

3400亿锂电新局,外来龙头抢滩“亚洲锂都”与“地头蛇”争锋,谁将胜出?

点击次数:864     更新时间:2024-04-01

共谋锂电新发展,群英荟萃耀宜春”,乘坐高铁抵达宜春站,细心的旅客会发现这样一句标语。从宣传语到产业链,锂元素以各种形式出现,“锂”已经成为宜春的城市名片。从宜春站驱车20多公里,可以到达宜春钽铌矿(下称“414矿”),这里是世界目前探明的最大锂云母矿。

宜春,因“锂”闻名,其锂资源主要分布于袁州、宜丰、奉新等地区,是全国重要的锂资源供应地。2023年宜春全年锂产量15.89万吨,占国内总产量的34.50%。

这一切,都是大自然的馈赠。宜春矿区位于扬子地块与华夏地块之间的江南造山带东段,岩浆活动强烈,锂、钽、铌等稀有金属成矿地质条件良好,资源丰富。而当地富有的锂云母,更是固体锂矿资源的重要补充。

随着新能源汽车和储能行业的快速发展,锂资源变成“香饽饽”。凭借得天独厚的锂资源优势,宜春早在2008年就提出打造“亚洲锂都”的目标,并相继出台系列政策扶持锂电新能源产业发展。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宜春加速推进锂电新能源产业布局,大力招引锂电头部企业,锂电产业链格局形成。3月中旬,时代周报记者在走访宜春袁州区、宜丰县、奉新县等地时,发现矿山周围和工业区内锂电项目正在建设中。这些项目的背后浮现锂电的身影。

在油菜花遍地盛开的“亚洲锂都”,锂电们争夺上游资源、布局下游产业,外来“过江龙”与宜春“地头蛇”的竞合关系风云变幻。当下,锂电行业步入新发展周期竞合新局又将如何演绎?

“地头蛇”的“锂想”:手握矿权,延伸产业链

2008年,宜春提出打造“亚洲锂都”的目标,但由于当地锂矿品位低、提锂技术不成熟、市场需求不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亮晶晶的锂云母矿石被村民用来盖房子,含锂瓷土也被陶瓷厂嫌弃纯度不够影响产品卖相。

而围绕着锂矿山脉,一批本地企业成长起来,其中不乏江特电机(002176.SZ)等上市公司;这些公司依“锂”而生,也伴随价格波动,甚至曾面临穿越周期的生死考验。

3月中旬,时代周报记者来到奉新县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一路上可以看到九岭锂业、赣锋锂业等江西企业的名字。经过一栋白色建筑时,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附近扎满钢筋的空地,这里是九岭锂业新建仓储工程的所在地。

奉新县水利局关于《奉新九岭锂业有限公司新建仓储项目水土保持方案报告书》的批复显示,该新建仓储工程项目总投资8000万元,于2022年10月开工,计划2023年12月建成。

不过时代周报记者走访时,发现该项目未见投入使用,彼时项目部大门紧闭,暂未开工。

九岭锂业素有云母提锂“四小龙”之称,于2014年投资成立的江西春友锂业有限公司持有宜丰县花桥大港瓷土矿,该矿是九岭锂业目前矿权。

但年产150万吨的大港瓷土矿不能覆盖九岭锂业的原料需求,九岭锂业在招股书透露,其也会向其他矿产公司、选矿单位或贸易企业采购部分含锂精(原)矿。

事实上,宜春本地的锂业企业,没有当地矿权或者仍依赖外采的不在少数。

其中就包含起步于宜春的志存锂业。显示,志存锂业积极拓展国内外优质矿源。近日,志存锂业旗下的和田志远矿业有限公司以13.15亿元竞得了新疆和田县大红柳滩外围龙门山锂矿探矿权。

接近志存锂业的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在宜春的生产基地目前主要依靠外采,下一步重点为获取当地矿权,“因为有矿的话基本上成本相对可控。”

在宜春,414矿是众多选矿厂外采的其所有者为宜春钽铌矿有限公司,是江西钨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矿企。据介绍,414矿资源储量约1亿吨,已形成年处理矿石量231万吨,年生产锂云母(折合成含量5%)12万吨、锂长石120万吨的规模。

手握矿权并非一劳永逸,如何将矿权价值巩固发展“护城河”是每一个“矿主”都要思考的问题。

2011年,作为当时宜春一家涉足锂电新能源行业的上市公司,江特电机经过矿产资源整合拿下了3个采矿权、5个探矿权,成为名副其实的大矿主。但拿下矿权的江特电机并没有止步于此,而是继续往下游——新能源汽车布局。

在2014-2017年新能源汽车热潮之下,江特电机先后并购了宜春客车厂、九龙汽车等企业,完成了新能源汽车电机和整车的业务布局。

然而,受新能源汽车产销增速停滞,价格大幅下跌影响,主营汽车、电机和的江特电机业绩一落千丈,2018年陷入大额亏损,2018年和2019年两年亏损合计超30亿元,并在2020年被实现退市风险警示(*ST),股价也创下历史新低。

解铃还须系铃人。

2021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远超预期,锂的供需错配使得价格大涨,当时的市场可谓是“有锂走遍天下,无锂寸步难行”。当年江特电机也因手握矿权股价狂飙超十倍,扣非归母净利润暴涨超340%,其锂产品毛利率也从2019年的-35.23%飙升至38.62%。江特电机“咸鱼”翻身,成功保壳。引“过江龙”竞折腰。

2017年的新能源汽车热潮中,永兴材料(002756.SZ)瞄准了宜春的锂矿资源。

这一年,永兴材料投资了江西合纵锂业科技有限公司、江西永诚锂业科技有限公司(原江西旭锂矿业有限公司)等锂电材料企业,并在江西省宜春市宜丰县设立江西永兴特钢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兴新能源”)作为锂电新能源材料领域布局的主要平台。

经过多年发展,锂电新能源已经成为永兴材料的主业之一,涵盖了采矿、选矿、锂加工三大业务。今年1月,永兴材料旗下宜丰县花桥乡白市化山瓷石矿的生产规模由300万吨/年变更为900万吨/年,进一步奠定其云母提锂的地位。

宜春真正吸引抢滩则是在2021年。

彼时宜春市政府印发《关于加快宜春市新能源(锂电)产业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指导意见(2021-2025)》,提出到2025年底,全市新能源(锂电)产业链营业收入超1500亿元的发展目标,政府成为推动宜春锂电产业链发展的重要推手。

当年3月,国内电池级锂价格自5.30万元/吨上涨至8.85万元/吨,也正是这个时候,国轩高科(002074.SZ)与宜春经开区管理委员会签署《投资合同书》——拟在宜春实施建设国轩高科锂电产业园项目,并规划于宜春建立公司供应链区域总部,并设立研究院、验证院、检测院等研究机构。

同时,国轩高科还与宜春市国资委下属的地区龙头资源企业宜春市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宜春矿业”)签署了《合作协议》,共同出资1亿元设立宜春国轩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宜春国轩矿业”)。2021年3月国轩高科的公告中提到,宜春矿业需要协助合资公司办理取得相关采矿权,以保障国轩高科锂矿资源。

显示,作为国轩高科在宜春投资的平台公司,江西国轩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国轩”)下设宜春国轩矿业、宜春国轩锂业股份有限公司、宜丰国轩锂业有限公司、奉新国轩锂业有限公司、宜春国轩电池有限公司、宜春科丰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轩科丰”)等多家子公司。其中,选矿按照2000万吨产能建设,锂按照12万吨产能建设,电池按照30Gwh产能建设,项目全部投产后可实现年产值500亿元。

2023年5月,国轩高科在业绩说明会中提到锂生产布局:国轩科丰年产锂2万吨项目已投产,宜丰、奉新两地投资建设锂项目各年产5万吨,其中宜丰锂项目一期年产2.5万吨预计当年二季度投产。国轩高科预计,2025年将实现锂满产产能12万吨。

关于宜春锂项目进展,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并向国轩高科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2023年6月,国轩高科透露,预计2023-2024年还会有数个矿权注入到宜春国轩矿业中,以充分保证公司锂项目实施对原矿端的需求。

在助力“亚洲锂都”腾飞的同时,国轩高科也获得当地不少资源。

资金方面,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2021-2023年,国轩高科及其子公司获得当地政府补助近2.50亿元;资源方面,国轩高科目前已在宜春取得白水洞矿、水南段矿、华友矿的探矿权和采矿权,成为当地为数不多的大“矿主”。

在国轩高科入驻宜春的同一年,(300750.SZ)也紧随其后——在9月与宜春市政府、宜春矿业、合众新能源汽车分别签署合作协议,并计划投资135亿元建设宜春新型锂电池生产制造基地项目。彼时,国内电池级锂价格已经上涨至17.15万元/吨。

据宁德时代2023年年报,2021年9月13日披露的宜春时代新能源电池生产项目投资加速,累计投资55.17亿元,其中29.23亿元于2023年投入。

虽然“外来客”在宜春的布局方向都相似,但实现路径却存在差异。

2021年,在国轩高科与宜春矿业共同设立合资公司之时,宁德时代选择收购宜春矿业的全资子公司宜春鑫丰锂业有限公司(2022年改名为宜春时代新能源矿业有限公司,简称“宜春时代矿业”)65%的股权,实现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

此举掀开了宁德时代在国内拿矿的序幕。2022年4月20日,宜春时代矿业以8.65亿元竞得江西省宜丰县圳口里-奉新县枧下窝矿区陶瓷土(含锂)探矿权,探矿权面积7.144平方公里,推断瓷石矿资源量96025万吨,伴生锂金属氧化物量265.678万吨。

据宜春市自然资源局披露的《江西省宜丰县圳口里-奉新县枧下窝矿区陶瓷土矿普查探矿权出让收益评估报告书》,该矿山评估设计项目建设投资为21.58亿元。据澎湃新闻报道,枧下窝矿区3300万吨含锂瓷土选矿项目分三期建设,其中一期1000万吨年选原矿产能已于2023年建成。

与此同时,作为“外来客”的宁德时代与其他企业“强强联合”加码布局宜春。短短两年时间,宁德时代便与九岭锂业、志存锂业、永兴材料旗下的永兴新能源等多家江西锂企设立联营企业,同时还联手江苏的龙蟠科技(603906.SH)、天华新能(300390.SZ)布局宜春锂电上游。

2021年以来,除了国轩高科和宁德时代,还有赣锋锂业(002460.SZ)、欣旺达(300207.SZ)、科力远(600478.SH)等一批头部企落户宜春,将宜春锂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集群的优势。

据2024年1月24日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科力远表示,公司已完成宜春四座地下锂矿全额股权收购。

其中,同安瓷矿已实现稳定出矿,在正常生产经营中,可充分满足锂工厂一万吨所需的原矿;党田瓷矿现有产能为2万吨/年,科力远表示,该矿规划产能为40万吨/年,现正加快推进主体巷道工程施工,力争早日建成投产;另外两座矿(鹅颈瓷矿、第一瓷矿)正在详勘,后续的矿山建设和扩产工作也在快速的推进中。

环保风波过后,“锂想”新生。产业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乱象,在锂价格高位时,由于有利可图,宜春当地偷采盗采、无证开采、超规模开采等现象时有发生,由此也造成了环境污染。

2022年11月底,永兴材料被卷入水污染风波,拉开了宜春锂矿环保整顿的序幕。据宜春市政府公告,永兴材料旗下子公司永兴新能源以逃避监管方式排放污染物遭调查,并因此临时停产。

2023年3月,宜春市政府印发《宜春市深入整治规范矿产资源保护开发利用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规范矿产资源有序勘查开发,全面整治提升矿山生态环境。

到了今年3月,多位当地从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距离环保整顿已过去了一年,彼时未取得环保资质又想继续从业的公司有足够的时间完成相关工作。即便要达到较高的环保标准,目前也无技术难度,主要是成本增加。

3月中旬,时代周报记者来到位于宜丰县工业园的永兴新能源,据公司保安透露,彼时厂子正在招工。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永兴新能源厂区的墙上贴有污水排放的标准浓度限值公示牌,另一旁的电子屏实时显示氨氮、PH值的指标数据。

今年3月21日,宜春市生态环境局公布的宜春市第二轮省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情况显示,永兴新能源二期2万吨电池级锂项目已取得江西省发改委节能审查批复。

锂价格2022年从60万元/吨的高位“跌落神坛”,一度跌破成本线,今年3月中旬,宜春大部分矿企困于低利润短暂停工,但位于奉新县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奉新时代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奉新时代”)的生产车间则发出轰鸣响声。

奉新时代是宜宾市天宜锂业科创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者由天华新能与宁德时代合资成立,持股比例分别为75%和25%。据天华新能披露,奉新时代锂电材料年产10万吨电池级锂项目分两期建设,其中一期工程年产电池级锂3万吨项目于2023年7月正式点火。

今年2月,奉新县发改委发布202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其中提到将加快推进九岭锂业南区等项目竣工投产,服务保障奉新时代二期、国轩高科、九岭锂业锂渣消纳场等项目开工建设,壮大产业集群。

关于奉新时代锂电材料项目最新进展,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天华新能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暂不清楚二期工程是否动工,相关信息会根据信披要求进行披露。

伴随宁德时代、国轩高科等群龙云集,宜春锂资源优势顺利转化为产业集群优势。2023年,宜春锂产量占国内锂总产量的34.5%,成为大的锂生产基地;锂电新能源产业营业收入连续两年超千亿元,产业链中下游营收占比由2022年的38.4%提升至50.8%。

但“亚洲锂都”的野心并未止步于此,定下2030年实现锂电新能源产业规模3400亿元的目标。未来,这三千亿的“蛋糕”会吸引哪些新玩家布局宜春,又有谁的“锂”想会因锂寒冬而黯淡,业界拭目以待。

在线咨询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13973264378

扫一扫,关注我们